闽北都市网/闽北都市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企业网站制作户外广告投放戴欧妮珠宝/黄金代购九天水处理设备商行
查看: 5171|回复: 3

50小时侦破浦城“7。17”黄金劫案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8-6 08:46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黄金是一种货币金属,比起纸币,它没有更新换代的风险,价值恒定。人们将它制成各种饰品、吉祥物,在保证它现有属性的同时增加其艺术性和工艺性。黄金价格居高不下,不法分子便铤而走险,越来越多的金店抢劫案发生了。
2014年夏季的一个午后,两个人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,一个守在外边,一个举着一柄斧头,冲进金行,砸破柜台抢走了价值三十余万元的金饰。本地人?外地人?年纪几何?家住何方?逃往何处?
浦城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全员出动,在南平市公安局的大力支持下,展开调查,历时50个小时,二名嫌疑人冉强、余林相继落网,被抢金饰也全部追回。
金店大白天被抢 23钞损失30万
炎炎夏日的午后,空气中透着一股慵懒的气息。坐落在浦城县仙阳镇的博林金店里,吹着凉爽的空调,店长趁着午饭后无人进店的时段小小休憩一番。13时50分许,远处驶来一辆深色摩托车,车上乘坐着两名穿着迷彩装的人,一红一橙的封闭式头盔让人觉得气温高得愈加难忍。
摩托车停在了金店门口,这并没有引起店长的注意,也许是附近工地上的工人热极了想吹下空调,店长善意一笑,那就吹会儿冷气好好休息下吧,这天热的,连知了都叫不动了。门外两人下了车,却只有一人进了店门。外面那人杵在门口四处张望,店长见了心生疑惑,不对劲!正想说不要开玩笑,却被出现在眼下的锋利斧子惊得瞠目欲裂。糟!碰上抢劫的了。此时店中只有店长自己,虽是男子,但对上携带利器意图抢劫的男青年,他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眼见着那名戴红色头盔的男子用斧子砸开柜台,然后取走金项链、金手镯、金戒指、金吊坠快速离开,从他们到金行门口到摩托车绝尘而去,前后共不到23钞钟的时间。店长只来得及在那两名迷彩装扮男子会合乘坐摩托车离开后,望着路面的灰尘,掏出手机拨打110报警电话。14时13分,浦城县公安局民警在局长陈建勇的带领下到达现场。
连夜全县彻查,十八小时擒凶
接报后,浦城县警方立即抽调刑侦大队及个派出所民警共50人组成专案组,临时召开案情分析会,对专案民警分组进行侦查。
刑侦技术人员到达现场进行勘验检查,发现店内柜台被利器砸破,有两次重力敲击的痕迹,柜内残留些许碎玻璃渣,却没有任何指纹等痕迹发现。而据店长回忆,嫌疑人全身上下没有露出一丝缝隙,脑袋上的头盔前方虽是透明的,奈何反光加上时间太短且惊吓过度,愣是一丁点没看清嫌疑人的外貌特征。
线索量太少,民警决定要加强走访,在调集了案发现场及周边的监控视频后,民警大致确定了犯罪嫌疑人的逃跑方向,沿途对居民或来往群众进行访问。随着调查走访的深入,专案组民警发现,那辆无牌照助力车径直驶往仙阳镇巽源村方向。
这是一条通往村内的死路,如果进了村,便不会再有另一个出口。
从嫌疑人作案手法来看,这是一个具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的二人团伙,那么他们会“自寻死路”吗?
不论如何,只要有一丝可能性,侦查民警就要彻查。专案组民警沿着村道进了村,遍村搜寻之后一无所获。难道,村内有人接应?还是说村里有另一条小径?线索到这边似乎连不上了。
17日傍晚,有经验的办案民警提出,不论嫌疑人路线如何,作案后总是要逃离本县范围的,要离开,便不会骑助力车,那么舍了二轮车的他们必定是要借助公共交通工具的,专案组的侦查方向要转向城关车站和高速道口盘查。当晚,专案组民警清查了城关所有的住宿场所。
18日清晨,专案组民警拖着疲惫的身躯悄悄地蹲守在了浦城城西汽车站周围。一夜清查没有收获,嫌疑人想必是随意找了个地方过夜,准备一早离开了。7时许,专案组民警发现有一名男子坐立难安,正守在汽车站旁的一家食杂店内。
侦查员装作不经意地将该男子围住,要求该男子拿出身份证件例行检查。男子的脸瞬间煞白!颤抖这双手将身份证奉上,民警一看,没错,就是这安徽籍的冉姓男子有极大嫌疑,立在男子身后的侦查员当机立断制服了该男子,并从食杂店内的小桌上扣走男子的手机。约半小时后,专案组民警从抓获冉强的食杂店内搜出冉某藏匿的一小包金饰。
另一疑犯清晨逃离,闽浙两省追捕
冉强带回公安机关审讯后,专案组民警一边继续守候车站旁,一边努力撬开冉强之口,意图了解另一名嫌疑人的动向。
通过对冉强个人信息的查询,发现冉强曾因抢劫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,如此,审讯应对民警经验丰富的冉强便难以进行。果真,直至18日中午,冉强才不经意透露出另一名嫌疑人余林可能已经逃往浙江的信息。
得知余林的动向,专案组民警立即安排人员在富岭高速路口设卡拦截,可惜已经太迟了,余林在当日早上8时许已经乘坐客车去往浙江龙泉。
午后,刑侦大队长带领由8位有经验民警组成的追捕组赶赴浙江。民警分析,余林乘坐客车到龙泉只是中转,必不会长时间停留,下一步要去的定是前往浦城作案前最后停留的地方,台州!
18日夜,追捕组抵达浙江台州,对于一个有过犯罪史的嫌疑人,追捕工作无疑难有进展。
另一边,浦城县公安局办案中心,经过几番斗智斗勇,19日上午,专案组民警终于从冉强口中知悉了案件大致经过及余林个人情况。在与浦城方面联系后,追捕组了解到,余林暂住的确切地点在台州临海市杜桥镇,于是追捕组马不停蹄前往杜桥镇。经过调查走访,民警发现余林极有可能去探望住在温州的弟弟,既是探访,那必然是要回来的。
追捕组民警联系了当地警方,在查询了从温州开往杜桥的全部客车车次后,安排了警力在高速出口和杜桥车站进站口守株待兔。约18时,从温州到杜桥的最后一班大巴车从杜桥收费站下了高速,如果这一趟还没有,那么可能就要等明天了。大巴下高速后,高速出口的警力紧随大巴车至杜桥车站入口,站口的民警们将大巴车拦停后,与随来的民警将大巴包围起来。民警上车检查,发现余林正坐在车上第一排的位置,动作迅速的民警在余林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将之擒获,并从他身上搜出了一小包黄金首饰。
两疑犯有前科,臭味相投跨省作案
余林被带回了浦城县公安局待审,冉强此时已被刑拘,轰动一时的抢劫案至此便告一段落。既已落网,余林和冉强便也不再隐瞒,向专案组民警详细交代作案过程。
原来,冉强和余林是2013年在浙江义乌箱包厂打工时认识的,两人都曾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,有着相同经历的二人很快便无话不说。10月,余林因与老板不合,负气辞职,离开了义乌去了台州。虽分开两地,二人仍没断了联系。
今年6月底,冉强也辞职离开箱包厂,余林便邀请冉强到台州找活儿。冉强到了台州,同余林住在一起,玩了十几日,二人囊中便渐渐羞涩起来。偏巧,冉强的女友给冉强下了最后通牒,再没买上金器,婚订不成,就分手;余林也是外债欠了一堆,催债的时不时上门探访。俗话说,一分钱逼死英雄。眼下冉强女朋友都快没了,余林日子也快过不下去了,有着抢劫前科的二人同时动起了抢劫的念头。
冉强觉得直接路上逮一只“肥羊”薅一顿,解解当务之急;余林不同意,说现在谁还会背着一包现金上街,费老大劲还抢不着多少,干脆直接上金店,抢黄金!冉强觉得余林说的有道理,便同意了。
二人在杜桥镇上的劳保店里买了两身迷彩服、两个封闭式头盔、几副手套、两柄斧子,又上网查了卫星地图,商议后就决定就近到福建来作案。经验丰富的两人知道,如果在闹市区,那么作案后公安机关反应迅速肯定逃不离,也不能太偏,否则不熟悉路况极有可能自投罗网。
17日上午,到了浦城的二人分工合作,冉强去踩点,余林解决交通工具。中午,仙阳镇外的涵洞里,两人经过协商,将抢劫地点选定在了仙阳镇上的一家金行。
13时30分,包裹的严严实实冉强骑着花了900元买来的二手助力车,载着同样装扮的余林,在金行四周转了一圈又一圈。眼见金行内只剩下老板一人的时候,冉强在门外望风,余林手提短斧进了金店,威胁老板不许喊,否则砍了他。短斧敲碎了柜台,柜内的黄金被一件件装入余林背着的包内。
得手后,余林快速乘上冉强未熄火的助力车,逃进了山中。冉强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处理作案工具,坐在小潭边上你一件我一件和余林分了金器。
当夜,二人分开行动,各自找了一个工地过夜。
18日清晨,冉强欲乘最早的一班客车去南平,在汽车站附近被抓获。
而余林从浦城的一个高速口乘上了客车,后从龙泉转回杜桥。19日下午,余林到温州看完弟弟,回到杜桥的时候被守在车站口的民警抓获归案。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浦城县公安局
123.jpg
发表于 2014-8-6 08:58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8-6 09:11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8-6 11:35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厉害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fjmb.net. ( 闽ICP备17012984号 )我要啦免费统计  

闽公网安备 35070202100001号

GMT+8, 2017-9-22 09:03 , Processed in 0.218750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